欢迎访问:大香蕉大香蕉最新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友情提醒:因为经常被墙,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项晴的踩踏】(01-02)

字数:140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

  今年20岁的项宇是个懦弱的男生,不仅在学校经常被同学欺负,就连妹妹项晴也总是用鄙夷的眼光看他。

  久而久之,项宇变得孤僻不爱说话,每天沉浸在网络世界里寻求慰藉。
  某一天,项宇无意间进了一个恋足网站,满目琳琅的美足看得他心跳加速,面红耳赤。

  从那时起,项宇开始偷偷关注女生的脚,在学校看女同学的,在家便看妹妹的。

  他渴望着有一天能向视频里那样捧着一双玉足美美地品尝一番。

  为此,项宇时常偷偷拿妹妹换下来的袜子在自己房间里又舔又闻,甚至套在**上打飞机。

  每次射完,他都会立刻拿去洗,然而有一次却忘了。

  这天周末,项宇依旧呆在房间里上网。

  家中只有妹妹项晴一人在收拾东西,像是要出去玩。

  他竖耳倾听屋外的动静,只等妹妹出门后爽个够。

  「哥哥,我出去一会。」

  「哎。」

  项宇应了一声,等妹妹关上大门,他便来到洗衣机旁,果然找到了一双还未洗的蓝色棉袜。

  项宇拿起袜子迅速赶回房间,迫不及待地解了裤带,将两只袜子分别放在鼻子上和**上一边使劲闻妹妹的脚味,一边套弄。

  项晴虽是个爱干净的女孩,但穿在脚上一天的袜子也会留有臭味,不过对项宇来说没有比这更令他陶醉的了。

  袜子上那香中带臭的气味很快让项宇临近喷发,他套弄的速度渐渐加快。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个嘲讽而鄙夷的声音:呵呵,果然是哥哥干的好事。
  项宇一抖,扭头惊恐地看着妹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他的妹妹今天穿着白T恤,红色褶裙配上黑色的连裤袜,看起来十分漂亮。
  「变态哥哥,继续啊。

  反正你也经常弄脏我的袜子,对吧?「项晴邪恶地笑道,原来那次项宇忘了洗被她发现了上面的污渍。

  「怎么?我的袜子就那么好闻吗?」项晴缓缓走近,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说话!」项晴眼睛一瞪,抬脚就把哥哥踹倒。

  「妹妹,我…」「你什么你!我怎么会有你这么变态的哥哥?气死我了,喜欢闻是吧?好给我闻个够!」项晴越说越气,粗暴地踩在项宇脸上使劲辗动。
  项宇立即闻到一股强烈的脚臭,差点就要被熏吐了。

  不过理亏的他不敢反抗,仍旧乖乖地闻。

  闻得久了,发现更加能刺激自己的欲望,原本萎了的**又竖起来。

  「这双连裤袜我故意穿了好几天不洗,没想到你还兴奋了?果然变态到无可救药!」项晴干脆双脚都踩上他的脸,整个人的重量都压上去。

  还好项晴不怎么重,不然项宇哪里受得了。

  只是被这么踩着,他的呼吸就受到限制,吸进去的除了脚臭还是脚臭。
  他的**胀得发疼,迫切需要射出来缓解一下。

  项晴发现了这点,便去拿根细绳捆紧**的根部,然后一屁股坐在项宇脸上伸着双脚尽情玩弄**. 在妹妹的玉臀下,项宇闻到了源自少女的芳香命根感受着两只丝袜玉足的夹揉挤搓,方才的喷发感又重新涌现。

  然而根部被紧缚令他不能如愿。

  「怎么,要射了?真没用!啊,我有办法让你暂时不射。」

  项晴站起来来到哥哥双腿间,冲着子孙袋猛地踢两脚。

  项宇立即发出惨叫,命根也真的软下来了。

  「哈哈,我的办法很有效呢。接下来玩什么呢?嘿嘿,有了。」

  项晴脱下黑色连裤袜套住哥哥的脑袋,将袜尖塞到他嘴里,然后拉起两条腿用左脚使劲踩两颗蛋蛋。

  「哈哈,怎么样?被妹妹的脚丫踩是不是很爽?变态哥哥,我要踩爆你——」项晴越来越用力地踩踩的同时还叉开脚趾使劲夹挤根部。

  不一会,项宇的**在玉足的**下又坚挺起来,一股尿意油然而生。
  「又要射了?看我的!」项晴揪住绳子两头,发力一勒紧命根顿时青筋暴起,却也射不出来。

  「求我啊,变态哥哥,求我让你射。」

  项晴邪笑道。

  「求你了,妹妹。」

  「嗯,我反悔了。

  帮你松开吧,不过不许射,给我忍着,不然我告诉爸爸去。「

  「妹妹…我忍不住了…」「不行噢!我还没玩够呢。」

  项晴拿起把剪刀,小心翼翼地将刀背嵌进马眼里。

  不料,项宇被冰凉的剪刀一碰,浑身一颤,大量白色液体从马眼喷发出来。
  强烈的快感令他一阵目眩。

  项晴火了,因为一部分液体还喷到她脸上了。

  她丢开剪刀,站起来对着软趴趴的命根踹了一脚又一脚,直踹得项宇痛叫连连。

  「踢死你踢死你!敢射到我脸上?我要踢爆你!」项晴怒不可赦,一脚比一脚狠出乎意料的,那根东西居然在她的脚下又挺起来了。

  「大变态!」项晴用力地踩下去。

  「嗷嗷嗷嗷嗷嗷!」项宇捂着裆就地打滚,痛的脸色发青,满头大汗。
  「哼,今晚等着瞧!」项晴恨恨地甩下这句话,摔门而去。

  晚上,一家人坐在餐桌吃饭。

  心虚的项宇低着头不敢看妹妹,他知道妹妹一直盯着自己。

  好几次项晴开口说话,他的心都提到嗓子眼,生怕项晴将自己恋足的事告诉父母。

  突然,项宇感到腿间有东西在动,稍微低头一瞧,竟是妹妹的赤足。

  想不到她如此胆大,敢在父母眼皮底下做这样的事。

  那只娇巧的赤足灵活地挑开裆门,夹住小兄弟的根部滑动着。

  项宇顿时一抖,用哀求的眼神看妹妹。

  项晴根本不理他,一边玩弄**一边和父母说话。

  这顿饭项宇吃得很痛苦,一来要忍住由命根传至全身的快感,二来还要注意不被父母发现。

  所谓食不知味应该就是如此吧。

  饭后,父母照旧出去散步,家中又只剩兄妹俩。

  项宇有些害怕,妹妹会对自己做什么?正想着,项晴来了。

  「哥哥,我是来道歉的,下午不应该那么对你。

  哥哥不会怪我吧?「项晴一上来就露出愧疚的神情,搞得项宇不知所措」不,不怪你…「」真的吗?「项晴可怜兮兮地问道。

  「嗯…」「呵呵,那就好。」

  项晴态度一转,猛地踏住哥哥的命根,冷笑道,「既然这样现在来算算总账。
  说!用我的袜子玩了多少次!「」啊?「项宇傻眼了。

  「啊什么啊!变态,被我踩很爽是吗?!」项晴发现哥哥的命根硬了,于是更用力地又踩又辗。

  「站起来!」项晴命令道。

  项宇乖乖照做,接着项晴双手扶住他的肩膀,抬起大腿狠狠撞进胯下。
  坚硬的膝盖与命根的碰撞发出沉闷的声音。

  项宇捂着裆慢慢跪下,呜呜呻吟。

  「嘻嘻,挺好玩的。起来,我要多顶几下。」

  「别别…我疼…」「快点!想让我告诉爸爸吗?嗯?!」「不想…」项宇艰难地起来,

  哀求道:「妹妹轻点好吗?」「啰嗦!喏把袜子含着免得叫出声来,我听着烦。」

  项晴将白天那条黑色连裤袜整个都塞进哥哥嘴里,然后做几个高抬腿热身。
  「要开始喽——3,2,1…」项晴的大腿随着倒数结束开始快速抬起落下,每一击都快准狠顶得两颗蛋蛋四处乱窜。

  「变态哥哥,我顶死你!」项晴一下比一下用力,越顶越兴奋直到累了才停下。

  出乎意料的是,命根居然被顶得脱精了。

  不过它的主人此时的表情几近扭曲,又紫又青,怪吓人的。

  「变态就是变态,这样也能射。

  喂,还没死吧?「项晴站在哥哥头顶,脚踩他的脸,命令道」舔!「项宇伸出舌头舔着妹妹的脚底,将上面的香汗悉数卷进口中精力旺盛的他不一会又勃起了。

  「哦?又硬了,哥哥果然够厉害嘛。」

  项晴索性把脚插进哥哥口中,反复一抽一插「强奸」他的嘴。

  「现在一边舔一边自。

  慰给我看!「项宇听话地握住命根套弄,房间里回荡着咕噜咕噜的声音。
  「看你这么熟练,小妹我真是又羞愧又生气,怎么会有这样变态的哥哥?」项晴抽出脚丫以69的姿势趴在哥哥身上,大腿牢牢夹住他的脑袋说,「用你的贱嘴舔我的那里!」此时项宇的口鼻完全贴在妹妹的胯下,那里飘着淡淡的奶香和些许骚味。

  这股味道令他更加亢奋,卖力地舔起来。

  「啊…啊…你这臭变态的舌头还挺不错的,好舒服…」项晴渐渐意乱,也用小嘴含住哥哥的命根摇晃起脑袋。

  「啊…不许再伸进去…啊…伸进去…深深地伸进去…啊…」「啊…臭哥哥…变态哥哥…啊…好舒服…快点…不许停…啊…」项晴的理智随着高潮临近逐渐丧失,她的大腿根部紧紧夹着哥哥的脑袋往里挤迫切要让哥哥的舌头插得更深嗯。
  与此同时,她更快地吞吐命根,滑嫩的小舌头使劲往马眼里钻。

  「啊…啊!我要飞了!」「唔…」两人在这一刻同时达到晕眩的最高点。
  各自脸上都沾满了彼此的液体…几分钟后。

  「啊!变态!你竟敢射到我脸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变态!你死定了!」怒不可赦的项晴咬住命根的同时,两条大腿寻着哥哥的脖子狠狠地绞缠起来。

  无辜的项宇惨叫连连,下身的剧痛和脖子两侧的压迫感同时折磨着他。
  不过妹妹的足下生活才刚刚开始…2、

  「妹妹大人,我…我受不了了…」「啰嗦!这才第几次呀哥哥的精力不是旺盛得很么,小妹这可是好心呢!」「唔…啊…」随着一声叹息项宇的子孙根在妹妹玉足的玩弄下喷发了这已经是第五次了…「咦,这次怎么这么少啊?不行再来一次!」项晴噘起小嘴,再次用玉足爱抚软趴趴的子孙根。

  「啊?!!」自从偷妹妹的袜子被发现后,项宇的生活便完全改变。

  每天,项晴都要跑来蹂躏他,一天被弄射几次都是家常便饭的事。

  如今项宇感觉腰酸肾疼,着实吃不消了。

  可是他也只能哀求,若是惹恼了妹妹,妹妹肯定会告诉父母,到时候他死得更惨。

  「呃…」没多久,项宇又射了,射出来的只是一些气泡。

  「又这么少?哼,真没用!」项晴说罢对着命根狠狠剁了一脚,离开了哥哥的房间。

  「唉…」项宇躺在地上郁闷地叹口气,这几天射精的次数简直比两个月的都要多,现在就算是一个极品美女赤裸站在面前估计也没什么欲望。

  次日下午上完课,项宇与往日一样来到网球场,为的是看一个女孩。

  这个女孩跟他同系,姿色动人,身材高佻,很受男生们追捧。

  项宇只知道她叫杨丹燕,学习不错,家里也很有钱。

  这样的美女,项宇不敢高攀,只能远远望着,偷偷拍下她打网球时的靓影。
  项宇望着望着,目光就不自觉移到杨丹燕穿着球鞋的脚,

  心中想着:这样剧烈运动她的脚肯定会出汗,会有气味如果能闻一闻该有多好。

  正发呆之际,忽闻一声「小心!」,项宇还没来得及反应,脸上就受到某个球形物体的重创。

  登时,他鼻血横飞,眼泪都给疼出来了。

  「啊,对不起,你没事吧?」多么温柔的声音啊!项宇抬头一看,只见身着网球服的杨丹燕满脸歉意「没,没事。」

  「你都流血了还说没事,走,跟我去校医院看看鼻子有没有事。」

  杨丹燕说罢,不等项宇同不同意,拉起他的手腕就走。

  项宇一下子感到十分得受宠若惊,想不到能被校花级别的美女牵着,就算鼻子骨折也值了!两人来到校医院经过检查,项宇的鼻子无大碍也多亏杨丹燕那一拍没使多大劲。

  从科室里出来,项宇看到了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画面:在走廊长椅等候的杨丹燕可能是因为刚打网球脚累,便脱了球鞋双脚踩在上面放松。

  那双美足在白袜下是那么地纯洁,项宇直看得口干舌燥,恨不能扑上去舔舐亲吻。

  杨丹燕见他出来,忙重新穿上鞋子,略微羞涩地说道:「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我只是脚又累又热才脱出来…」

  项宇摆摆手说道:「不不我才应该不好意思呢一点小伤还麻烦你。」

  杨丹燕笑了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项宇。宇宙的宇。」

  「跟楚霸王同音呢,不过你有点瘦弱,可要多吃饭多锻炼才行噢!啊,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啦,拜拜。」

  「拜拜。」

  项宇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突然燃起一股动力,为了女神的一句话他要变强!「哥哥,这些衣服不能用洗衣机,你去帮我洗了。」

  项晴敲开房门,将手中的衣物塞进项宇怀里。

  「为,为什么啊?我不洗。」

  项宇抗议着,他觉得成为真男人的第一步就是不再向妹妹妥协。

  「你说什么?」项晴的眼睛瞪了起来。

  「我要变强!我…」「啪!」项晴不给他多说一个字,对着裆部就是一个膝顶后者立即「嗷呜」地蹲下去。

  接着,她踩着哥哥的头顶,恶狠狠地说道:「看来**得不够嘛!洗完衣服到我房间来!」妹妹这凶狠的膝顶,顿时令方才满腔的热血消失殆尽项宇忍痛从地上爬起来,拿着衣服乖乖向卫生间走去。

  看来他的男子汉道路还很坎坷。

  一边洗着衣服,项宇脑海中又浮现起下午杨丹燕那脱出球鞋的白袜纤足,经过运动后脚上一定香汗淋漓吧他如此想着。

  近来被项晴刻意穿几天的袜子熏陶以后,项宇发现自己越来越重口味了,越臭的脚味越迷恋。

  回想片刻,他按捺不住了,四周寻觅了一番,很幸运地找到一双肉丝连裤袜心想:妹妹从不穿肉色的,应该是妈妈的吧。

  此时,项宇脑海中正进行着激烈的斗争:「这是妈妈的丝袜,不能乱来!」「就一次应该没事的不知道妈妈穿过的丝袜味道怎么样?」「不!我不能对妈妈做那种事,哪怕只是条丝袜!」「好想闻妈妈的丝袜…」……最终欲望战胜了理智项宇拿起丝袜猛地把口鼻捂住,贪婪地嗅闻舔舐母性的气味和稍微酸臭的汗味顺着呼吸道直入肺中,子孙根瞬间坚挺。

  他开始做套弄运动,小小的卫生间里响起了「咕噜咕噜」的细微声音。
  「呵呵呵,哥哥果然没药可救了,居然拿妈妈的丝袜做。」

  身后突然传来项晴的声音,不知何时她已经打开门,持着手机在拍照。
  妹妹的出现顿时令项宇犹如中了晴天霹雳般呆住了,他甚至都忘了把丝袜从嘴里掏出来只是愣愣看着眼前的妹妹。

  「继续呀,让我多拍几张给妈妈看。」

  项晴邪恶地笑道,鼓捣着手机又拍了几张。

  「妹妹大人,我错了,请千万别给妈妈看啊。」

  项宇回过神来,连忙丢开丝袜跪在妹妹脚下哀求。

  「没门,这次我一定要告诉爸爸妈妈,你,死,定了!」项晴说罢扭头就走。
  如果被爸妈知道自己这个行为,那自己还怎么在这个家里呆下去?项宇想到这就无比恐慌,连滚带爬地追随到妹妹的房间再次跪下磕头哀求。

  「干嘛?磕几个头就想让我饶了你?!你刚才不是还很有出息地违抗我吗?!」项晴威风地翘着二郎腿,用玉足重重地剁项宇的头。

  「对不起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项宇哭丧着脸,那表情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是吗?先给小妹舔**丫,舔得好了或许还有挽回的机会哦。」

  听到这话,项宇毫不犹豫地张开嘴将妹妹的五根脚趾全部含住,认真用舌头扫过趾肚指缝以及每一处肌肤。

  项晴回来后洗过澡,脚上没有一丝异味,不过那股属于少女的淡淡幽香和沐浴露的香味还是让项宇陶醉,他的子孙根再次复苏在裤裆支起了一顶帐篷。
  「呵呵,我的脚很香吗?」项晴轻蔑地笑问。

  「唔唔…」项宇含着玉足点点头。

  当初项晴只是想惩罚一下这个弄脏自己袜子的哥哥,但几日下来发觉原来被**是那样得舒服。

  她又是占有欲和征服欲很强的女孩,看着由于重男轻女而备受疼爱的哥哥臣服脚下,不禁十分兴奋。

  脚上的酥痒,心灵上的满足令项晴呼吸渐渐沉重,发出一声声细微的呻吟她情动地伸出另一只脚踩住命根用脚趾使劲挤压头部。

  项宇一下感到又疼又爽,口中的玉足也突然在往深处钻,仿佛要全部伸进去似的。

  「喜欢小妹的脚吗?喜欢被小妹玩弄吗?变态哥哥?」项晴小脸一片嫣红,尽情蹂躏着哥哥的嘴巴和命根丝毫不理会他的感受。

  没多久项宇便泄得一塌糊涂,泄过之后腰子两侧又开始疼了。

  不过项晴可不管那么多,玉足依旧一个劲地搓动命根,大有要把它玩废的意思。

  「哦哦哦…疼…」项宇面部顿时扭曲,缩着屁股想逃离妹妹的折磨。

  「不许躲!」项晴一把揪过他的脑袋,用膝盖窝卡住后颈,继续脚下的动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项宇惨叫着,看来这次也不会好过了、懦弱胆小的项宇今天迎来人生第一次约会,对象正是朝思暮想的女神杨丹燕。

  命运是奇妙的,自从那次网球场事故后,本来两条平行线出现了交叉点。
  杨丹燕似乎对那一球仍旧怀有歉意,经常来找项宇,虽然每次都只是短短十多分钟的谈天说地不过项宇已经十分满足了。

  能受到女神的眷顾,他可是做梦都不敢想的。

  而最后一次,杨丹燕提出一同去看电影,这明摆着就是约会,项宇的心简直要从嘴里跳出来。

  不过昨晚稍稍出了点意外,好在有惊无险。

  项宇平日不甚花钱,所以存了不少。

  而他的妹妹项晴比较大手大脚了,昨晚便跑来借钱(和无条件征用没区别。)换做以往他哪敢拒绝,不过这次约会要用钱,自然不能再借了。

  项晴被拒后便进行要挟,声称不给就把那些事抖出来。

  这让项宇十分为难,借吧,约会怎么办?总不能全用杨丹燕的吧(虽然家里很有钱)?不借呢,自己恋足的事被父母知道了可比死还惨。

  而且妹妹是言出必行,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下跪哀求,为妹妹按摩脚丫。
  聪慧的项晴看出一些端倪,于是询问起来,得知其头一次被女生邀请看电影,嘲讽了一阵便作罢。

  项宇这才大大松了口气,作为代价,他给妹妹舔了几个小时的脚,直舔得口干舌燥半夜起来喝了好几次水。

  「小宇!对不起我来晚了!」沉浸在回忆中的项宇闻声回头,他的女神正冲自己招手——好美!白色蕾丝连衣裙超薄肉色丝袜白色露趾高跟鞋,就像活生生的天使。

  他整个人都看呆了。

  「嗨,发什么呆呀?」杨丹燕问道。

  「啊,呃,没什么,你今天好漂亮…」项宇脸红地低下头。

  「怎么,我只是今天漂亮啊?」杨丹燕调皮地眨了眨眼。

  「啊,不是…我意思是…」项宇手足无措的,不知说什么好。

  「笨蛋小宇,逗你玩呢。走吧。」

  杨丹燕说罢主动牵起他的手。

  好软好滑…再次与女神的手亲密接触让项宇顿时飘飘然,魂不守舍地任由杨丹燕牵着。

  这是几世修来的福分能让这多少男生的梦中女神所青睐啊!电影院离学校不是很远,许多学生下了课便和恋人来看电影。

  两人手牵手出现在这里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议论,项宇猜也能猜出个大概无非是说什么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他习惯了,不过还是感到一阵自卑,自己的确配不上杨丹燕。

  「没事的,小宇。总有一天你会是很出色的男人。」

  杨丹燕回头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

  「嗯。」

  项宇感动地点点头,就算只是安慰,也没有关系。

  看着在思考看什么电影的杨丹燕,他心想:为什么那么多男生,杨丹燕偏偏选择了自己?「小宇我们看这个吧。」

  杨丹燕指着一部动作片说道。

  「燕姐看什么,我就看什么。」

  项宇说道,不过一个清纯可爱的女生喜欢看动作片还真罕见。

  「好,那我们去买票吧。」

  来到售票窗,项宇要从钱包里掏钱,不过被杨丹燕抢先一步买了情侣座。
  杨丹燕又拉起他的手,说道:「今天是我约小宇,应该是我请客才对。」
  真是好女孩啊!项宇再次被感动了,暗暗发誓今生只喜欢杨丹燕一人。
  第一次和除了妹妹以外的女生肩并肩坐在一起,项宇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一吸气就是杨丹燕身上的芳香,弄得他根本无法认真看电影。

  而且杨丹燕的身体还有意无意地向他靠近,胳膊时不时就能感受到柔软的触感,

  他不禁心想:女孩子的胸部…好软…「小宇你喜欢女孩子的脚吧?」杨丹燕突然问道。

  「啊?什么意思?」项宇心里咯噔一声。

  「都偷看多少次了还跟姐姐装呢?」杨丹燕脱掉鞋子翘了翘丝袜脚。

  「燕姐,对不起,我…」被女神发现自己恋足该是多么丢脸的事,项宇连忙双手合一惶恐地道歉。

  「没事的,小宇。」

  杨丹燕微笑道。

  「可是…燕姐不生气吗?不觉得小宇是个龌龊的人吗?」项宇疑惑地看着她。
  一般女孩要是知道了,肯定会骂几声变态,赏几个耳光后走掉,为什么她会这么镇静?「为什么这么认为?」「因为…这是见不得人的…」「那这样吧小宇以后只许喜欢燕姐的脚燕姐就不生气,好吗?」杨丹燕说着丝袜美足已经伸进项宇的双手中。

  项宇呆呆捧着美足,似乎对杨丹燕的提议还没完全消化。

  说是做梦吧,手心上里柔软温热的触感却真真切切地存在,若不是梦又是为什么呢?「不愿意吗?」杨丹燕又问道。

  「不不,我,我愿意!」项宇连忙回答。

  「那么,让燕姐也享受一下被**丫的感觉好么?」杨丹燕的丝袜美足又抬至项宇的嘴唇。

  不同于项晴娇足的可爱,杨丹燕的脚散发的是性感魅惑的味道,丝袜的顺滑和美足的幽香令项宇一下心神荡漾起来他挪身蹲下以一个虔诚的姿态仰视着眼前的丝袜脚。

  环顾四周,影院里的环境很昏暗,人也不多,项宇这才放心地对着足底递上自己的唇一边亲吻一边嗅闻,「燕姐你的脚好美好香。」

  「呵呵,项宇这样好像我家的小狗狗呢。」

  「是,小宇永远是燕姐的狗。」

  「不,小宇不是狗狗,小宇是我的男朋友。」

  听到这话项宇身子一颤,难以置信地望着杨丹燕,被无数人追求的校花级美女居然说自己是她的男朋友这真的不是做梦吗?「这不是梦哦!」杨丹燕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晚上项宇躺在床上回想着电影院发生的事杨丹燕的音容笑貌仿佛还在眼前,还有那双美得令人窒息的丝袜美足。

  没想到自己竟然也能被女神眷顾,真不知上辈子积了多少善德。

  项宇摸着杨丹燕脱下送给自己的肉色丝袜,越想越激动,不禁放在脸上深深地吸气让大脑充满着丝袜上的芳香。

  「哎哟,哥哥在干什么呀?」房门不知何时被打开一个缝,项晴把头伸进来邪邪地笑问。

  「没,没干什么。」

  项宇急忙起身把丝袜藏在枕头下。

  「我都看见啦,不知悔改的变态,又拿妈妈的丝袜!」项晴锁上门,闲庭信步地走近。

  「不是妈妈的,这是…」「是谁的?」项晴一脚踩住他的**逼问道。
  「我女朋友的…」项宇对这个妹妹还是有几分惧怕,便如实回答。

  「你这种人也有女朋友啊?」项晴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听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

  自卑的心理一下涌上来,项宇低下头一声不吭,任由妹妹嘲笑着。

  一直以来的梦中情人为什么会看上自己,他想不通也不愿再去想,可是妹妹肆意的讽刺又重新强迫他去思考这个问题像自己这样的变态为什么会被杨丹燕青睐?「怎么哑巴啦?说话!」项晴眼一瞪一脚踢翻他,「滚过来舔我的脚!」「小宇以后只许喜欢燕姐的脚。」

  项宇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这句话,牙一咬说道:「不!我只舔燕姐的脚!」看着哥哥坚毅的神情,项晴脸上出现了一丝错愕随即更加得愤怒,对着哥哥的裆部又是一脚,

  边踩边狠声道:「臭变态活得不耐烦了敢违抗我的命令?不舔是吧?不舔我就把你那些事告诉爸爸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项宇不敢躲也躲不开闷声忍受妹妹无情的践踏,只是命根子却无可救药地觉醒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硬。

  「呵呵呵,看来哥哥的JJ很喜欢小妹的脚啊,那小妹可得好好招待它了。」
  项晴说罢化踩为碾,纤巧的赤足抵着根部与蛋蛋之间疯狂地挤压碾动。
  在这野蛮的足技蹂躏下没多久,项宇达到了喷发的临界点,所有的快感聚集在根部不得发泄令他心痒难耐。

  「怎么了,我的变态哥哥,是不是很想来一发?」项晴用脚趾紧紧夹着根部,得意地问道。

  「求你了…妹妹大人,让我射吧…」项宇哀求地看着妹妹。

  「哥哥刚才不是很有出息嘛,就不让你射,哼哼哼…」项晴的脚趾又夹紧了几分。

  「我错了,下次不不敢了,妹妹大人。」

  「还有下次?!」项晴继续催动脚趾夹紧根部。

  「啊!!没有下次,没有下次。」

  「哼,那小妹就再饶哥哥一次,要是再犯,我夹断你的破玩意!」项晴说罢稍稍放松脚趾,接着猛地向下一捋再顺着根部向上一滑大量的粘稠液体顿时喷涌而出,足足喷了快两米高。

  「啊…」项宇身体一软,缓缓地倒在了妹妹的足下…、校园的一处亭子里,项宇正捧着女神的丝袜美足为她按摩。

  说是按摩,实则用舌头美滋滋地品尝了一番。

  面对这般美丽的丝足,项宇原本打算以更恭敬的态度——跪着服侍,但杨丹燕不喜欢他也就作罢。

  杨丹燕的体贴令项宇更加感动得五体投地。

  「小宇,周末要来我家玩吗?」杨丹燕问道。

  「呃……方便吗?」项宇何尝不想去,但又怕她父母在。

  「胆小鬼,我爸妈在外地呢。」

  杨丹燕一下就看穿了他的心思,还用丝袜脚夹了夹他的鼻子。

  这一夹,脚香顿时直入项宇鼻中,他贪婪地吸气,一丝都不肯落下。

  杨丹燕嗔怪地轻踢一下,问道:「到底来不来?」项宇对着她的足底亲了一口,

  回答道:「燕姐要我去我哪敢拒绝。」

  「那就这么说定了,走吧,吃饭去。」

  「别啊,我还想亲亲燕姐的美脚。」

  「亲个头,不听话以后都不给亲。」

  「啊,我全听燕姐的就是。」

  「呵呵,这才乖嘛。」

  ……周末,项宇早早起来,换上最好看的衣服,还特地刮了胡子弄得要去相亲似的。

  杨丹燕家在三环外的一处别墅区,从项宇家打车过去得五六十块钱,虽然去女友家是好事不过一向省吃俭用的项宇还是有点肉疼。

  正如杨丹燕所说,偌大的房子除了佣人管家再无他人。

  第一次拜访大户人家,项宇显得十分拘谨,而且那个老头管家的眼神总带着些许蔑视,令他十分不舒服。

  好在后来杨丹燕领着他去卧室,不然还真呆不下去了。

  「李爷爷一直是那态度,你不要放在心上。」

  杨丹燕安慰道。

  「嗯,我习惯了。」

  项宇想起上学以来的境遇,同学们都看不起他,都不愿意和他交朋友。
  「再这么说可就休想再亲燕姐的脚了喔!」「别别,小宇再不说了。」
  项宇连忙拍胸脯保证,不过经杨丹燕一说,他的视线也被吸引到那双美足上。
  杨丹燕今天的装束很简单,一件吊带一条热裤,光溜溜白花花的双腿看得项宇眼睛发直。

  尤其她的美足,没有了丝袜的掩盖更加粉嫩诱人,项宇立即一个饿狼扑食吻了上去。

  「呀,真是只馋猫,一刻都不肯等。」

  杨丹燕嘴上这么说着,却也挺享受项宇的服务。

  托项宇的福,她现在越来越喜欢被**丫的感觉了。

  「燕姐,小宇永远也舔不够你的脚。」

  「呵呵,是吗?那燕姐从明天开始就不洗脚,攒个四五天看小宇还喜欢不。」
  「燕姐的脚就算一百天不洗那也是香的!」「油嘴滑舌,该打。」

  「啪!」杨丹燕用另一只脚冲项宇的脸颊不轻不重地扇了一下。

  项宇挨了这一下后突然停下来,表情犹犹豫豫地像是想说些什么。

  杨丹燕跟平时一样用脚趾夹了夹他的鼻子,说道:「怎么啦,想说什么就说啊。」项宇吞吞吐吐地说道:「小宇……小宇想……想让燕姐……踩……」杨丹燕听罢便收回双脚,表情变得严肃认真说道:「我生气了,三天,三天不许碰我的脚。」

  项宇错鄂地问道:「燕姐为什么生气,小宇说错话了吗?」「自己想!」杨丹燕瞪了他一眼背过身不再说话。

  项宇蹲在原地想啊想的,怎么也想不出杨丹燕为何生气。

  其实很简单,杨丹燕不想让他变成一个有受虐心理的男人。

  只是她不知道,项宇早已被家中的野蛮妹妹**成M男了。

  「想出来了吗?」「没……」「六天。」

  「啊?燕姐,我错了。

  你告诉我好吗?「六天不能碰女神的美足,项宇会被憋死的。

  「好吧,很简单,燕姐不希望小宇是受虐狂,今后要是再提这种要求燕姐饶不了你,明白了吗?」「明白了。」

  项宇满口答应下来,不过难免有点失落。

  他原本还想要是能被杨丹燕的绝美玉足踩踏一定很爽,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唉,过来躺下。」

  杨丹燕轻叹一声,用脚在地上画个圈圈示意项宇过去。

  项宇躺过去后,杨丹燕就把双脚放在他脸上,

  说道:「就这一次啊。」

  杨丹燕这番举动令项宇顿时心花怒放起来,他能感受到脸上的压力在一点点增加呼吸的空间被一点点剥夺,扑鼻而来的全是脚香。

  到最后压力越来越大,几乎令人受不了,原来杨丹燕整个人都站了起来,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双脚传递下来。

  项宇的视线完全被脚掌前端挡住,感觉自己的脸都快被压扁了。

  「这样子小宇很喜欢吗?」杨丹燕问道。

  项宇没法回应,但从杨丹燕的语气可以听出来,她还在生气而且在用双脚冲自己撒气。

  「受不了的话就拍拍地板。」

  杨丹燕提醒道,她不像项晴那样胆大,生怕把男友给憋死了。

  项宇闻言忙用力拍地板,脸上的美足立刻离开了,他如释重负地大口呼吸着却也挺满足的。

  「好啦,我踩完了,以后不许再提这种要求。」

  「啊?」「啊什么啊?再不听话,燕姐可真生气了!」「哦……那我给燕姐按摩脚总可以吧。」

  「好啊。」

  杨丹燕转嗔为喜,将美足伸到项宇跟前。

  项宇握住她的脚踝,在五根玉趾上来回舔舐,然后顺着足底一点点舔向足跟惹得她咯咯直笑。

  这时,伴随着一声「姐姐」房门被打开,一个容貌不输于杨丹燕的女孩出现在门口。

  两人顿时呆住了,幸好杨丹燕反应够快抽回脚,

  微笑道:「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啦?」女孩进来一边关门一边回答道:「跟那群人没什么共同语言随便应付了几下就回来了呗。姐姐,这是谁啊?」杨丹燕拉起项宇,介绍道:「这是我朋友,项宇。小宇,这是我妹妹杨馨语。」

  项宇此时还惊魂未定,傻楞楞的经杨丹燕再次提醒才道了声你好。

  杨馨语意味深长地瞧了他一眼,说道:「什么朋友啊,分明就是男朋友姐姐还跟我装。」

  杨丹燕微笑不语,不否认也不承认。

  而项宇呢,还在想刚才**的一幕有没有被发现。

  房间里一度寂静下来,最后杨馨语称不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便离开了。
  杨馨语出去的时候,项宇习惯性瞥了眼她的脚,也是十分得白嫩诱人。
  这一「犯罪行为」被逮个正着,杨丹燕借此又用脚丫狠狠夹了项宇的鼻子几下以示惩戒。

  交往几天下来,项宇发现杨丹燕特别喜欢用脚趾夹自己的鼻子,难道她夹上瘾了?晚上在杨丹燕家吃完饭项宇便告辞回家,临走前又得到一双灰色连裤袜他欢喜地收好,盘算着回去后好好品一番女神特地为自己多穿了两天的丝袜。
  5、所谓有得必有失,项宇拥有了一个校花级女友,同时也惹来相当一部分人的记恨。

  他在学校更加受到同学们的欺负排斥,还好不是住校生,不然连在宿舍都没法安生也说不定。

  当然,这一切杨丹燕并不知情,项宇也不可能跟她说。

  学校生活不尽人意,在家里也同样经常受到妹妹的蹂躏。

  项晴这几日的心情似乎很差,动不动就要拿项宇出气。

  项宇以为是大姨妈来了,后来有一次无意间听见妹妹打电话时的争吵声,才知道她大概是跟男朋友吵架了什么的。

  这天,家里又只剩项宇一人,他便锁了门拿出女神送的两双丝袜,想象着女神的美足一双用鼻子闻,另一双套在命根上撸。

  杨丹燕要是看见这般情景,估计又会拿脚丫子狠狠地夹他。

  正撸得酣畅淋漓,手机猛地响了,项宇被吓了一跳,拿过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便嘀咕着接起来,「喂?」「项宇对吗?」那头是个女孩的声音,像是在哪听过。
  「嗯,你是?」「杨馨语,给你二十分钟到凤凰一路的名典来。」

  「啊?干嘛啊?」「废话那么多,叫你来就来,美女的面子都不给吗?!」「呃……好吧。」

  「快点,巴西包间。嘟嘟嘟……」项宇举着手机一脸茫然,杨丹燕的妹妹为什么会突然找自己,她哪来的电话号码?怀着一连串疑问项宇来到了名典咖啡屋。
  包间里只有杨馨语一人,穿着高新中学的水手制服,想必是翘课了。

  见到项宇,她突然把右脚的鞋子甩出去,直接命令道:「捡回来。」

  项一下反应不过来,愣愣地问道:「什么意思啊?」杨馨语冷笑一声,
  说道:「装什么装你这条贱狗。

  我姐姐的脚香吗?「听到这话,项宇脑海里」轰「地一声完全傻眼了,原来那天被发现了。

  「还不快捡!」杨馨语的语气像女王般威严,项宇只得无奈地捡起鞋子送过去。

  就在那瞬间,他再次看到了杨馨语的娇足,虽然被过膝长袜掩盖着无法目睹真面目,但依旧迷人。

  「你喜欢舔女孩子的脚是吧?」「是,是的。」

  「那想不想舔本小姐的脚呀?说实话喔!」「想……」「你不配!」杨馨语一脚就蹬了过去。

  「是是。」

  「我姐怎么会看上你这条贱狗呢?」杨馨语嘲讽道。

  项宇无言以对,只能挠挠被踢疼了的鼻子。

  刚才那一脚正好踢在鼻孔处,他闻到和杨丹燕很相似的芳香,下面的小兄弟开始蠢蠢欲动了。

  「别说本小姐不给你机会,把这鞋子舔干净就赏你舔一分钟本小姐的脚。」
  **子,项宇从来没有想过,他只对脚感兴趣,这种太过屈辱的事他不想也不愿意做。

  「不愿意吗?我可没有姐姐那样温柔,你不肯,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比如……这样。」

  杨馨语突然扬腿踢过去。

  项宇受了这重重一击侧翻在地,紧跟着脖子就被狠狠地踩住。

  「舔不舔?」「舔……舔……」懦弱的项宇哪里还敢拒绝。

  「呵呵,这才乖嘛。喏,好好舔啊。」

  杨馨语翘起二郎腿,得意地看项宇跪在跟前**子。

  她时不时用悬空的脚逗弄着,一会伸到脸上,一会又伸进衣服里轻轻搔挠弄得项宇心神不宁的都无法顺利舔下去。

  「味道怎么样?」杨馨语微笑问道。

  「呃……」「说!」「又香又甜,人间极品。」

  「哈哈哈…」杨馨语被这话逗乐了,「你果然是条贱狗!狗呢,最爱吃屎了你是不是也喜欢吃屎呢?」「啊,不不不…」项宇吓了一跳让他吃屎还不如去死。
  「呵呵,瞧你紧张的。舔了这么久口渴了吧?来帮我脱了袜子就给你水喝。」
  杨馨语翘着二郎腿,又提醒道,「不准用你的脏手。」

  这对项宇来说也算是一份美差,他伸着脑袋凑到杨馨语大腿跟前,一股香味扑鼻而来十分好闻。

  「快点!发什么愣?」「哦哦。」

  项宇忙不迭地轻咬住过膝长袜的袜口,慢慢拉下来。

  长袜下的玉腿露出了庐山真面目,雪白而修长,诱惑得紧。

  「怎么样?是我的腿好看呢还是我姐姐的好看?」杨馨语得意地问道,似乎对项宇的表情很满意。

  「这个…」项宇感到很为难,「都好看。」

  「无趣。连哄女孩子都不会,真是条笨贱狗!躺到地上把狗眼闭上。」
  杨馨语拿着杯子站起来,用一只脚的脚尖对着他的嘴巴,「张嘴。」

  项宇张大嘴巴,感觉有个温热的东西贴在嘴唇上,通过触感判断应该是杨馨语的脚趾。

  随后他又感觉有液体从脚趾流进口中,便意识到原来杨馨语是用脚喂自己喝水。

  这种待遇对他来说简直是受宠若惊。

  「好喝吧?今天便宜你了,这可是多少男生做梦到不敢想的事呢。」

  「是是,谢谢语姐。」

  项宇此刻喝得不亦乐乎,却不知自己这般模样已被杨馨语拿手机拍了下来。
  「好啦,水也给你喝了。现在我们来谈正事。」

  正事?项宇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找我能有什么正事?只听杨馨语问道:「你有驾照吗?」「有。」

  「那好,以后你就当我的司机,每天接我上学放学。」

  「啊?这个…」项宇有些犯难,这要是让杨丹燕看见了该如何解释?「怎么,不愿意?」杨馨语杏目一瞪抬脚作势要踹他。

  「不,不是,这不合适吧?怎么说我也是你姐的男朋友…」项宇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呵呵,你这贱狗还敢称自己是我姐的男朋友?看,这是什么?」杨馨语拿起手机对着他上面正是刚才喂水的照片。

  原来她早有预谋啊!这若是被杨丹燕瞧见了,那估计就不是生生气那么简单的事了。

  项宇不禁万分后悔,早知道就不来了。

  「你要是不肯…没关系,我就把这些照片给姐姐看,诺还有视频呢。咯咯,瞧你那贱样,很陶醉喔!」「别别,我答应,我答应还不行吗?」「这才乖嘛不过我要加条件,你不仅要当我的司机还要当我的狗!」「是是…」「别哭丧着脸啦,我每个月给你5000块钱当做工资。诺,这100拿去打车回家,明早7点到我家。」

  项宇接过钱,无奈地离开了名典。

  晚上吃过饭,项宇躲在房间里浏览恋足网站,一股强烈的撸管欲望涌上心头他起身正要去锁好门然后大撸特撸一番,不料妹妹项晴刚好踹门进来了。

  见项晴一脸怨气加怒气瞪着自己,项宇顿时有些发怵。

  「哥哥,我现在心情很差。」

  「呃…你想怎么样?」「借你的JJ发泄下。」

  「什,什么?啊,等等,嗷呜!!!」项宇的话还未说完就发出一声怪叫,他的蛋蛋被项晴的膝盖狠狠顶了一下。

  看来妹妹是失恋了…带着这样的想法,项宇又一次落入妹妹的魔爪之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